谭青山:特朗普为何退出伊朗核协议?
我的网站
service tel

{电话1}
{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参数1} {参数1} {参数2}

{电话1}

站内公告: {站内公告}
当前位置:主页 > 18

谭青山:特朗普为何退出伊朗核协议?

时间:[时间=年/月/日]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6年11月9日,伊朗德黑兰,前美国大使馆墙上的涂鸦。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谭青山,系美国俄亥俄克里夫兰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日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这一猜测多时的特朗普竞选诺言,终于尘埃落地,成了美国的既定政策。其实,看看近几天华盛顿繁忙的外交往来,大家也可以窥视到白宫里的动向。先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到访,试图以自己的魅力说服特朗普,接着又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接踵而至,极力呈叙弃核的利害关系,双双无功而返。紧接着以色列大炒伊朗秘密核武试验,在国际上掀起反伊风暴,然后特朗普跟进,宣布废约。同时特朗普还宣布美国国务卿访问朝鲜。这些眼花缭乱的外交动作,无不和伊朗有关。实际上,特朗普礼宾相送两位欧洲贵客后,转身宣布这一外交政策,是有其内政和外交的考虑,同时特朗普个人因素也是美国外交政策改变的重要原因。

展开剩余88%

美伊关系,在美国外交圈里,一向就有两种不同的政策主张。以民主党为主的声音主要是采取外交手段,利用伊朗内部的分歧,外加盟国和国际舆论的压力,来迫使伊朗改变其核立场。而以共和党为主的外交鹰派,一向不满伊朗自1979年以来的反美政策,对中东其他国家的渗透,以及发展自己的核试验。因而,寻求推翻伊朗革命政权,改朝换代,是其伊朗政策的最终目的。虽然两党都不满伊朗在中东各国,尤其是在叙利亚、黎巴嫩的势力扩张,但民主党更主张优先处理伊朗核试验问题,其他问题在此以后再解决,而以特朗普为主的共和党则把伊朗核试验与势力扩张联系起来,主张以强硬来迫使伊朗就范。

虽然说,自二战以来,美国的对外政策是建立在两党共识基础之上的,从筑建以美国为首的战后世界秩序,到冷战二极世界的争夺,再至后冷战及全球化多极世界的形成,美国两党都极力在经济上推行自由贸易,政治上鼓吹民主价值,外交上建立军事联盟。期间虽有变化,调整,总体上还是形成了主导美国对外政策的主流共识。但这一建立在以美国参与并主导的世界秩序之上的外交共识,在特朗普上台后,被逐渐突破。首先表现在全面否定奥巴马所建立的外交成果,如退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取而代之的是反映了共和党传统的对外思想和具有特朗普个人政治取向的外交政策主张。而取消伊核协议就是最好的例证。

首先从特朗普个人政治的角度来看。在特朗普竞选期间,特朗普就公开主张要废弃伊核协定,从而区分他和民主党对外政策的不同,以获得共和党强硬派的支持。如今,面临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特朗普很担心共和党会失去参众两院的多数。共和党在印第安纳州、北卡罗来纳州,西弗吉尼亚州和俄亥俄州都面临选举危机,而这几个州都支持过特朗普。从现在的选情来看,特朗普很有可能面临民主党席卷全国的中期选举结果,尤其是在国会众议院。如果中期选举特朗普失去众议院多数,那很有可能他将面临一系列挑战。众议院少数党领袖佩洛西已经公开表明,如果她的民主党赢得多数,她将重新考虑改变已通过的税改。甚至,有些民主党议员声称要开启对特拉普的弹劾程序。这可是特朗普输不起的重要原因。为了保证选举不一边倒,特朗普就必须巩固他的选举基本盘。废除伊核条约,就是为了赢得其基本盘的支持。

其次,特朗普废约,还有其个人要在美国外交政策上青史留名的考虑。要知道国际伊核协议的签订,除了与奥巴马政府有关,它还是多国外交努力的结果,这里除了欧盟诸国外,还有俄罗斯和中国的参与与首肯。而这一多国外交的成果,对特朗普本人并没有什么太多关系。即使他保留该协议,也没他的成就感。何况特朗普还认为通过废约,他或许还能迫使伊朗做出更多的让步。与朝核问题相比,特朗普维持与伊朗的协议,就意味着他一事无成。但朝核问题则不同,如果特朗普与朝鲜达成协议,那将是历史性的突破。自克林顿以来,没有任何一届美国总统能够在此问题上取得结果性进展。特朗普据说还为此告诫韩国总统不要与他争夺诺贝尔和平奖。

因此,特朗普也想借与伊朗废约,告诫朝鲜,在弃核问题上,不要留有余地。彻底解决朝核问题,可以垂名青史,这是特朗普梦寐以求的个人成就。对伊朗的打压,对朝鲜的拉拢,这一打一拉,特朗普可谓是穷尽了其个人智慧,倾洪荒之力以取得他想要的外交成果。

当然,要把美国废约政策完全归因于特朗普的个人因素,未免简单了些。美国及其中东盟国非常担心以伊朗为首的什叶派在中东建立起一个“新月”联盟,和美国抗衡。美国支持的反对派近来在叙利亚连连受挫,俄罗斯支持的阿萨德政府逐渐扩大地盘,控制了叙利亚整个局面,也是美国政策改变的原因之一。这里伊朗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特朗普政府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影响,已在改变中东的战略态势,一个与俄罗斯结盟的叙利亚,将会对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利益构成巨大危害。佐之伊朗对叙利亚的不断渗透,将其势力扩展至以色列边境,直接危害到以色列的安全。而以色列是美国嵌入中东地缘政治的楔子,是遏制中东反美势力的一颗重要棋子,其安全利益影响到美国在中东的利益。

虽然说特朗普还不愿意与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直接摊牌,或直接对抗,但却可以打击和遏制伊朗对中东国家的渗透,尤其是限制伊朗对与以色列接壤的几个国家的直接干预或打击能力。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特别强调国际伊朗协定里,没有限制伊朗发展其导弹打击力量。而伊朗在中程导弹方面是领先于中东各国的,可以直接打到以色列。 伊朗自己研发的射程在两千公里以上的导弹,已趋于成熟,可以打到欧洲。可以想象,如果特朗普能够与伊朗达成什么协议,导弹问题必然会包括其中。

特朗普废除伊核协议,还可以加强美国和中东另一大国沙特阿拉伯的联盟关系。本来沙特与伊朗在也门内战中一直在激烈较量,各自支持交战的一方,力量对比不相上下。如今有了美国对伊朗的打压,沙特可以在中东争夺老大的征程上大跨一步。这也势必会对沙特最近几年的“东进”外交产生微妙的影响。

特朗普废约,也要考虑到其连带影响。前面说了,特朗普维持与伊朗的协议,对他本人和其政府没有直接利益。相反,美国废约,却迎合了美国保守派的外交胃口,包括白宫班子调整后的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和白宫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他们认为可以通过影响石油价格来制约中国和俄罗斯。油价一向受国际地缘政治的影响。实际上,由于伊核问题的不确定性,国际油价已经从徘徊已久的六十美元一桶,一下子蹿升上了七十美元。美国由于今年来对页岩油的开发,早已从石油进口国变成了石油出口国,国际油价的上升,只能对其有利。本来,对于石油出口的俄罗斯来说,石油涨价是利好消息,但无奈的是,俄罗斯由于吞并克里米亚,还在遭受着西方的禁运制裁,使其石油出口受到限制。而对中国来讲,国际石油价格的上涨,可是利空的消息。中国的石油进口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进口国。油价的飘升,将对中国国内的物流和制造业产生成本上升的负面影响,从而削弱中国产品出口竞争力。减少中国贸易顺差,不正是特朗普想要、但在谈判桌上尚未得到的吗?

特朗普改变美国对伊朗核政策的直接后果有二。第一,对以美国为主导的日欧联盟产生不利影响。日本本来可以发展与伊朗的关系,进口伊朗石油,使其石油进口多样化,也可趁势打进伊朗市场,扩大其出口。但这样一来,日本只能跟在美国后面,无所作为。尤其是美国的欧洲盟国,特别是德国和法国,都坚持执行伊核协定,与美国背道而驰。如果欧洲坚持与伊朗进行正常贸易,而美国实行禁运,那美国势必要选择是制裁还是放欧洲一马。如要放的话,那又何必当初?如果制裁,那欧美的联盟间隙将会扩大。

第二,美国的国际信誉将大打折扣。如果美国每一届政府上台,都否决前一届政府的对外政策,那谁会与美国签署长期协议。更何况国际伊核协议是世界几个主要大国共同协商、签署的国际协议。其中,中国和俄罗斯将如何信任美国的国际承诺,如何与美国一起来维持国际和平,打击恐怖主义分子,推进核武器不扩散条约,解决国际气候环境问题?当然,在特朗普的民粹主义思想下,条约义务,盟国关系,国际声誉都会服务于其国内政治的需要。与主流政客不同的是,特朗普不会受制于美国传统的两党外交共识的羁绊。

作者:谭青山

(来源:界面新闻)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工艺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