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佐格来上海了,还带来八部经典作品,全新修复
我的网站
service tel

{电话1}
{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参数1} {参数1} {参数2}

{电话1}

站内公告: {站内公告}
当前位置:主页 > 值得

赫尔佐格来上海了,还带来八部经典作品,全新修复

时间:[时间=年/月/日]

上海艺术电影联盟本月的重头戏 “德国电影大师沃纳·赫尔佐格作品回顾展”于3月24日至4月1日在天山电影院举行。本次影展将放映赫尔佐格执导的八部经典作品,全部为全新数字修复拷贝。影展受到影迷的热烈追捧,3月9日开票15分钟全部场次即告售罄,《陆上行舟》三分钟内全部卖完,打破了艺术联盟大师展的售卖纪录。

3月23日,德国电影大师沃纳·赫尔佐格亲临上海,参加了由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组织举办的中德电影交流会。在交流会上,赫尔佐格就“如何拍出具有地域特色的电影”、“如何看待当代德国电影”等话题发表了个人意见,并向大家介绍了其在线电影学校。

8部电影展现非凡大师视野

赫尔佐格,1942年出生于德国一个偏远山区,以新德国电影运动闻名世界,和赖纳·维尔纳·法斯宾德、维姆·文德斯和沃尔克·施隆多夫并称为“新德国电影四杰”,被《时代》杂志评为“世界百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赫尔佐格是一位高产的电影人,目前为止拍摄的电影作品超过70部,其中有《陆上行舟》、《阿基尔,上帝的愤怒》、《卡斯帕尔·豪泽尔之谜》等为世人熟知的电影。作为世界闻名的“电影狂人”,他很少活在过去的成就和荣誉中,疯狂追求影片真实效果,使得他成为唯一一个走遍七大洲拍摄电影的电影人;知难而上和不知疲倦的个性,使得他能够在古稀之年依旧坚持电影创作。

展开剩余74%

赫尔佐格电影作品回顾展是2018年上海首个重要的海外影展,也是首个电影国际文化交流活动。本次影展共放映赫尔佐格的八部经典作品,分别是荣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陆上行舟》;法国国宝级女演员伊莎贝拉·阿佳妮主演的《诺斯费拉图:夜晚的幽灵》;关于“五月风暴”寓言式的作品《侏儒也是从小长大的》;克劳斯·金斯基的演技代表作《阿基尔,上帝的愤怒》;赫尔佐格将演员催眠后演出的《玻璃精灵》;根据真人真事改编、荣获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的《卡斯帕尔·豪泽尔之谜》;荣获戛纳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的《沃伊采克》;批判美国梦的《史楚锡流浪记》。这八部经典影片体现了赫尔佐格作为德国新电影运动领军人物的非凡视野。同时,本次放映的八部经典影片都是赫尔佐格公司提供的最新数字修复拷贝,完全满足上海影迷大银幕高规格观赏需求。值得一提的是,赫尔佐格会出席《陆上行舟》的映后见面会,与现场影迷进行交流互动。

赫尔佐格对电影的态度是狂热而又偏执的,他认为“电影是一种运动,而非美学”,并称自己是用腿来拍电影的导演,“即使眼睛完好无损,如果腿断了无法再四处走动,我的电影生涯就结束了。”纵观他的电影作品及拍摄过程,一直在深刻地履行这句话,他的电影几乎就没有特效和在摄影棚中完成的镜头,拍摄经验也大多来自于实践,透过电影镜头让观众感受真实。

“电影狂人”的中国行:相信上海会成为电影梦和人生梦的一部分

自1962年开始拍摄电影至今,长达半个世纪电影拍摄实践,赫尔佐格从来不考虑年龄这个问题,“只不过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并不认为人生是由不同阶段组成的,人生只不过是由一个电影和下一个电影连接而成,并且一直为电影的灵感和创作而奋斗着。”

赫尔佐格表示非常荣幸能够在上海举办电影回顾展,让中国的观众看到自己的电影,此前他曾受邀参加3月20日第42届香港国际电影节,与香港影迷分享自己的创作灵感和构思。他认为,中国将在不久的未来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影制作市场,中国电影文化丰富而又活跃,在这里能够感受到不同文化的脉动以及随之而来的冲击,上海无与伦比的文化气息也深深感染着他,相信上海会成为他电影梦和人生梦的一部分。在交流过程中,他提到世界上有三种东西不需要说话就可以理解——音乐、数学和电影,是电影将我们联系在一起,虽然电影有不同的形式,“但是电影是我们共同的梦想,通过电影将不同视角的世界分享给彼此。”

电影大师寄语年轻人:不要抱怨,勇于行动

在交流会中赫尔佐格提到自己创办的在线电影学校Rogue Film School,因为不赞同现在电影学院的教育方法,认为现在世界各地的电影学校都不怎么样,所以决定自己办一所电影学校。学员们甚至可以学到如何撬锁以及伪造拍摄许可证,课程设置更多是实践性质,讨论如何生活、如何创作,而不是电影拍摄的技术方法。

赫尔佐格回忆起那时念高中的自己,靠着做焊工赚来的钱和偷来的摄像机拍摄了第一部电影,他认为拍摄电影是一个积极独立的过程,希望年轻人不要抱怨,不能坐等资金到来,应该自己去工作攒钱拍自己的电影,“现在拍电影的门槛特别低,数码摄像机可以录影,手机可以录音,电脑可以剪辑,没有什么好抱怨,也没有理由等待天上掉馅饼。年轻人一定要胆大勤劳,克服障碍,持之以恒,卷起袖子加油干!”

赫尔佐格一生都在为电影活着,同样,电影也因为赫尔佐格而变得“活着”,他曾经说过:“每部电影都像倔强的孩子,有自己看待和处理事情的方式,而自己必须像父母一样甘愿冒任何风险去保护它。像爱孩子一样爱自己的电影,我所有的影片都有某种缺陷,对那些患有哮喘病或是斜眼或瘸腿的孩子我会加倍疼爱和呵护。”

叛逆是没有错的,错的是没有更叛逆——这是赫尔佐格的言论中印象最深的一句。意志、疯子、天才、狂热和梦想,这些都是外界附加在他身上的标签,而任何的标签都无法诠释赫尔佐格的人生,简单地说,他只不过是脑袋做着热爱的电影梦,脚下走着真实的电影路。

作者:澎湃新闻 陈晨 袁环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工艺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