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翻山越岭,一面饕餮不停
我的网站
service tel

{电话1}
{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参数1} {参数1} {参数2}

{电话1}

站内公告: {站内公告}
当前位置:主页 > 值得

一面翻山越岭,一面饕餮不停

时间:[时间=年/月/日]

我到达弗里堡州的同名首府时,天气并不明朗,以至于这座由柴林根家族建造的中世纪城镇蒙上了一层灰,看起来没那么动人。即便经过Georges-Python广场时发现有一向喜爱的露天市集,也没能挽回太多分数。不过,事情在来到获2015年 Gault & Millau (法国的一份餐厅指南) 15分评分以及米其林美食推荐的餐厅Aigle Noir时有了转机。

弗里堡区的特色甜品双份奶油蛋白酥 本文图均由 Carol Xiao 摄

毫无疑问,我会推荐其他到弗里堡旅行的朋友预留一顿饭的时间给Aigle Noir。任何人只要踏出露台用餐区,望见对岸的风景,便会明白我倾心的缘故。相机快门声不断在耳边“咔擦、咔擦”地响,恨不得将弗里堡古城置于岩岬附近、沿着弯曲萨林河而建的众多哥特式建筑和四周不经雕饰的葱郁林木、草地与天空全景一样不落地收进里头作纪念。在赏心悦目的风景调配下,由奶油酱配烤苏格兰三文鱼、菲力小牛排配市场直供新鲜时蔬和弗里堡区特色甜品双份奶油蛋白酥组成的套餐显得尤为可口。

展开剩余84%

吃饱喝足,阳光也适时从云里跳了出来。朝古城的地标建筑圣尼古拉大教堂走去,沿途经过陡峭狭窄的石头小径,两边画廊、咖啡馆、古董店、精品店和餐厅林立,大学生三三两两。作为瑞士西部著名的大学城,使用法德双语为官方语言的弗里堡此时怀旧又充满活力。

至于哥特风格的圣尼古拉大教堂,从外观上看似乎没有特别过人之处。然而,当我气喘吁吁地爬上365步环形阶梯到74米高的塔楼楼顶,顿感名不虚传。环形楼顶将弗里堡全景一览无遗,有成片的砖红色建筑群呈现的中世纪古城风貌,也有山谷、牧场、河流和峭壁组成的自然美景,而横跨于萨林河上各式不同的石桥、廊桥、高架桥则是弗里堡独特的点缀。

登上圣尼古拉大教堂塔顶所见的弗里堡古城美景

尽管只是相距约40分钟左右的车程,但到达格吕耶尔前的最后一段山路绕得让人感觉到了一处极为隐秘之地。事实上,这座被评为瑞士西部最美乡村的小镇也确有遗世独立的气质。格吕耶尔中世纪风格的古镇和城堡耸立在郁郁葱葱的高地,举目望去皆是山脉、林地、农田以及散布其中的农舍,一派瑞士最引以为傲的田园风情。而格吕耶尔精致小巧的镇中心一眼虽然能望到尽头,却依旧内容丰富,喷泉、鹅卵石铺陈的道路、铁艺吊牌、工艺品店,还有鲜花点缀的旅馆、餐厅和咖啡馆。

继续往上,穿过一道旧时的防御尖顶拱门便是格吕耶尔的城堡博物馆区,包括格吕耶尔古堡、由圣日耳曼城堡改建的吉格博物馆和于2009年开放的西藏博物馆。临近黄昏,格吕耶尔城堡居高临下的地理位置让许多游人驻足在广场和庭院,欣赏周边开阔的山区美景。我也不免俗,倚在广场护墙上站了一会儿享受微凉的清风。

格吕耶尔城堡于13世纪时以法国东南部萨瓦省代表性的防御堡垒为蓝本设计建造,15世纪末重修。城堡内的房间陈列了不同时代的家具、装饰和壁画,反映了不同的艺术文化。此外,城堡内各处还有许多19世纪中期的画作以及多媒体演示、临时展览、活动等,展示着城堡历史与现代的交融。

“晚餐是在镇里吗?”离开城堡时问领队Daniela,她回答道:“不,在另一座山头的餐厅呢。”于是,我们翻山越岭来到能俯瞰Cerniat山谷的餐厅La Pinte de Mossettes。过去用作管理高山森林和牧场的农舍,供应的食物植根于山谷中心,以新鲜植物和香草为亮点,簇拥着餐厅的牧场、森林、山脉都让体验更添色彩,散发出浓浓山地家庭气息。长长的原木餐桌,高高低低的玻璃杯映照着桌面上跳跃的烛光,我们在主人的陪伴下品尝了散发玫瑰香味的西班牙番茄冷汤、洋蓟片配山羊芝士、用干草烟熏制作而成的梭鲈、香草风味的浆果配烤桃子,整顿晚餐清新又充满惊喜。

翌日,我们在晨光里出发前往格吕耶尔临近的沙尔梅(Charmey),乘坐电缆车上Vounetse山。海拔1627米的Vounetse是户外运动爱好者钟爱的目的地,不过我们的目的地是缆车终点站附近的高山奶酪作坊Alp Vounetse。在这里不仅可以看传统的柴火生产著名的格吕耶尔AOC奶酪,还能品尝不同熟成期的奶酪。

Alp Vounetse提供品尝不同熟成期的格吕耶尔AOC奶酪

家庭式作坊运作的Alp Vounetse由制作者Piller和父母一起经营。简朴的作坊里,柴火烧得正旺,两个巨大的铜质锅面升起腾腾雾气。一股浓郁的奶香扑鼻而来。“这些未经过滤的牛奶来自这片乡村地区的黑白奶牛。它们在夏天吃的是绿草,冬天则是干草。我们不允许为其添加任何其他粮食。”Piller说。

Piller的脸和双手绯红。这是因为制作奶酪的过程需要将牛奶在铜锅里加热至34℃,然后加入液体凝乳酶进行凝结,继而搅拌释放乳清。凝乳继续加热到43℃,并快速上升至54℃。这时,Piller就需要徒手伸进铜锅中捞出凝乳放入模具中压制成型。“这需要常年的训练才不至于烫伤,”

接下来是奶酪的熟成期。“通常我们会加盐后在室温下熟成两个月,每隔几天翻面确保水分的均匀散布。格吕耶尔奶酪的成熟期至少为5个月,最长是18个月。”带我们进入熟成室,Piller捧着一块乳酪说,“制作这样一块35千克的奶酪需要400升的牛奶。”

“好了,示范结束。上楼去品尝奶酪吧。”Piller的话让大家雀跃不已。踏上吱呀作响的木楼梯,Piller的母亲已准备好奶酪、面包片以及咖啡和茶。从新鲜、淡味到成熟的奶酪,我们彻底折服于它馥郁独特的香味中。不过,一路上的奶酪并不止于此。之后,我们再次下山上山,来到海拔2002米的莫雷松山(Moléson)。在这里等待我们的是Restaurant le Sommet餐厅的“moitié-moitié”芝士火锅。“moitié-moitié”翻译成中文是“一半一半”,也就是在蒜和加入玉米粉的白葡萄酒基础上,用一半格吕耶尔AOC奶酪搭配一半Vacherin Fribourgeois AOC奶酪搅拌制作而成的弗里堡特色美食。在阳光和前阿尔卑斯山山脉、日内瓦湖、朱拉山脉和伯尔尼山脉的全景陪伴下,搭配产自威邑Vully的莎斯拉或黑皮诺,我们为随后的徒步下山做好了充分准备。

蓝天、奶牛与牧场是莫雷松山徒步路径中惯常的风景

从莫雷松山的中间站、海拔1512米的Plan-Francey开始,这条路径的落差有442米,尽管陡峭,但却是适合任何初学者的行程。在山地导游兼植物学家Nicolas的陪伴下,我们开始了约两小时的植物导览之行。

“几十年来我一直在这些山脉里工作生活,研究不同的植物草药。我家里的日常用药都是自己用不同的植物研制出来的,比如烧伤、过敏、感冒等,”Nicolas说。

像要来一次印证,我在徒步的过程中手臂突然出现过敏症状,痒得抓起了许多小红点。Nicolas见状立马从路边找了一种植物叶子,用手碾碎了敷在我手上。叶子分泌出的水分沁凉止痒,不一会儿就消了红肿。“不能随意碰路边的植物,刚才的过敏是荨麻叶引起的。”Nicolas提醒大家。

于是,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听Nicolas的解说和欣赏这一路的青翠山景中。静静地,感受阳光洒落在我们身上的温度和大自然的声音。

作者:Carol Xiao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文章来源:

工艺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