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者|浙江患癌教师手术后返校上课:和学生在一起才感到快乐
我的网站
service tel

{电话1}
{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参数1} {参数1} {参数2}

{电话1}

站内公告: {站内公告}
当前位置:主页 > 值得

师者|浙江患癌教师手术后返校上课:和学生在一起才感到快乐

时间:[时间=年/月/日]

做了胃切除手术且经历了8次化疗,4月初,浙江衢州衢江区后溪镇初级中学初三(4)班的班主任兼数学教师何荣林,直奔自己阔别6个多月的班级

4月末,何荣林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住院治疗期间,心里一直放不下学生。“这个班我从初一进校就开始带了。我跟学生有约定,说要一起生活三年。现在是最关键的冲刺阶段了,(我不在)感觉有点愧疚。”

何荣林

“我们以为他这两年不会再回学校了,学校已经把他的课程都安排好了。他现在可能照顾自己都困难,但他那天突然就回来了,而且直接往教室去,我看到他的时候真的流眼泪了。”同事叶俊飞说,“他那么瘦,其实走路都很艰难,但他说要到班里去看一看,很久没看到学生还满想念的。我觉得老师做到这样非常不容易。”

展开剩余90%

中考前冲刺的最后七十多天,何荣林坚持要陪学生度过,履行三年前的“约定”。他说,“我没有困难,见到学生很开心。”

坚持尽快返校:见到学生就开心

2017年9月,54岁的何荣林被查出患了胃癌。

在杭州住院治疗期间,何荣林感到一份对学生的牵挂和愧疚,甚至向医生提出了“不住院,先吃药稳一稳”的想法。“原来想把这一届学生一直带到中考毕业的。初一进校的时候就说,我们要一起三年,在这三年的学习生活当中,不管是生活中还是学习上遇到了问题,我就是他们坚强的后盾,会帮忙解决问题。现在是最关键的冲刺阶段了,我是毕业班的班主任,(我不在)感觉有点愧疚。”

“他生病期间,每一次和我交流的都是学生。”后溪镇初级中学校长饶俊告诉澎湃新闻,“甚至,还没正式回学校上班时就经常回学校里转一下,看一看。”

学生也始终关注着何荣林的病情,经常给何老师发微信、寄贺卡。叶俊飞说:“如果何老师是在附近住院,可能学生上课时都要跑过去看他。”何荣林带的初三(4)班一共41个学生,每个人都送上了给班主任的祝福。何荣林对此高兴地说,“大家的鼓励让我增添了战胜病魔的信心。作为一个老师,有这么多学生关心自己,真的幸福感倍增。”

2018年3月20日,何荣林结束了静脉注射化疗后主动提出要回学校上课。

这让妻子柴继香和女儿都坚决反对。“他还在化疗期间,身体没怎么恢复好,口服化疗也没有结束,还总是乏力,没走几步就觉得累。而且他的手不能碰冷水,拿粉笔也是冷的,怎么放心让他去。”柴继香说。

饶俊也建议他以身体为重:“我们内心希望他休息。”

然而,何荣林很坚持,“作为一个老师,见到自己的学生就很开心,才觉得充实,忘记自己是个癌症患者。我这个病就需要心情的调节嘛,为什么不让我去开心开心呢。”在这个理由之下,妻女和校长才同意了他返校,但学校没有给他安排课时,只是请他帮助学生解答问题以及调节考前情绪和心理状态。饶俊和叶俊飞都表示,只要何荣林坐在办公室里,学生的心就安定很多,有了主心骨和依靠,就像是学生的精神支柱和学校的定海神针。

由于身处化疗的反应期,何荣林还比较虚弱,课堂上站久了会有些支撑不住,但他只愿意斜靠在讲台上,从不坐着。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我觉得老师就应该站起来。”

目前,何荣林体内的再造胃容量如同三四岁孩子的胃,每两个小时就要补充食物,柴继香就帮他准备了一些松软的馒头和面包带到学校。这些天,每天都有不少学生来找何荣林请教问题。他并不觉得辛苦,反而乐在其中。柴继香觉得,何荣林每天和学生在一起,“脸色都红润起来了,精神也要好一点”。

即将到来的6月中考是何荣林当前最关心的问题,也是他坚持尽早返校的根本原因。他说,“中考时间是确定的,如果我再休息一个月,学生基本上就定型了。如果我早一点来,倒计时还有七十天,我是可以改变他们的,所以我想越早回学校越好。”

与学生相处融洽,但在学业上要求严厉

除了偶尔上课之外,作为班主任的何荣林还会时常会找学生聊天,发现学生遇到问题就及时给予指导。他说,“初三学生经常考试,有一点失误就压力很大。老师就要细心一点,做到心中有数,主动去找他们解决问题,他们才知道向哪个方向学习,下一个阶段就会提高。”

在同事叶俊飞眼中,何荣林是个乐观、热情、乐意分享、团结同事,为他人考虑的人。他说,何荣林善于针对不同的学生采用不同的沟通方式,让学生和家长信服。“他能走到学生心里。比起老师,学生更多是把他当做一个比较敬重的老大哥,给人依靠和温暖。我觉得能够打动学生比所谓简单的说教可能效果更好。”

何荣林对澎湃新闻说,前两天,班上有一个学生考试没有发挥好,自觉考不上理想的高中。何荣林找到他说:“我还是看好你。”之后细细分析该生每个学科的得分并提出了实质性的建议,帮助学生重塑信心。

没课的时候,何荣林也喜欢经常到班里去,发现学生生活、学习中的变化。在他的影响下,学校每位班主任都多了一本谈话记录册。教师经常聚在一起讨论这些话题,渐渐形成了习惯。

因为了解学生的心理,何荣林和学生的相处亲密融洽,但在学业上他也要求严厉,言出必行。15年前,何荣林的学生胡丹向澎湃新闻回忆起自己的初中阶段,因为数学成绩不佳,有些害怕何荣林。“我觉得何老师是挺严厉的,每次考试都有点害怕,但成绩不好的时候他就把我的试卷拿过去,耐心地给我讲解分析。”正因为如此,毕业十多年后,胡丹依旧和何荣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起初,何荣林没有告诉太多人自己生病的事。胡丹每次说要去看他,都被何荣林以各种理由拒绝了。胡丹感到奇怪,询问了另一名老师,才得知何荣林患了胃癌。2017年年底,胡丹去何荣林家里看望。“他变得很瘦,以前那么高高壮壮的一个人,忽然变成这个样子,我心里很难受很心疼,觉得接受不了。”胡丹说。

最近,何荣林病后返校的事在当地传开了,不少毕了业的学生纷纷回到学校看望。饶俊说:“真的是每天都有毕业生来,何老师真正让我感受到当老师、当班主任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

教学成绩突出 管理班级有方法

何荣林年轻时的愿望一直是考师范、当老师。起初,他在一所当地小学教书。1990年,通过自考和函授拿到本科毕业证书后,他来到后溪镇初级中学,一教28年,拿过衢州市优质课评选一等奖、衢江区教坛新秀等各色奖项,证书攒了厚厚一摞。其间,也有城区学校的校长看中他的能力,希望他去教书,但他说:“我在哪里都可以教,在城里教、在农村教都是一样的。”

每天早晨,何荣林都是6点多起床,到教室里督促学生读书,晚上9点多再去寝室里转一圈,等学生们都睡觉了才回家。

柴继香说,其实他们家在后溪小学附近有一套130平米的大房子,但何荣林为了上班方便,夫妻俩一直住在学校简陋破旧、不见阳光的职工宿舍里,“他是班主任,非常尽职尽责,学生做眼保健操,他也要去看一下,自己吃饭到一半都要跑过去看一下学生。”

与何荣林相识二十多年的叶俊飞也说:“这些年来,他始终以校为家,一有时间就去班里,每天和学生见面才能随时把握学生的动态。”他喜欢在自习课的时候去班里转一转,如果学生遇到问题就稍作点拨,“这有利于学生对这门学科产生兴趣,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嘛,所以这个班学习成绩特别好。”叶俊飞说。

饶俊介绍说,何荣林的教学成绩很突出,有时班级平均分能比其他班高出二十多分。在衢江区初三年级的八十多个班里,数学成绩可以挤进前十。“我们区有些班级是重点班,我们这种农村初中的生源是根本没法比的,所以前十的名次非常不可思议。”

班级管理上,何荣林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无论是纪律还是卫生,他带的班永远是学校的“免检班级”。对于一些顽皮的孩子,何荣林能够发现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和个性,及时表扬和引导。以前有个喜欢调皮捣蛋的学生,但何荣林发现他很在乎班级荣誉,就让他当了卫生委员。在他的带动下,班里的卫生情况一直很好,这让那个调皮的学生觉得很光荣,渐渐地学习上也起了变化,分数从个位数慢慢提高到了及格线。“我对学生说,只要走进社会这个大课堂,在各行各业,做出自己的成绩了,那就是我的好学生。所以大家事业成功的时候都愿意跟我分享。”

提及中考结束之后的打算,何荣林表示,肯定会继续教书,带下一批学生。“跟学生在一起学习是快乐的,当一名教师是光荣的,受到学生的尊重、社会的认可,也是值得骄傲的。我生病期间,这么多人关心我,为我担忧,我好起来以后他们为我高兴,为我点赞,幸福感很强。”

作者:澎湃新闻 徐笛薇 赵茜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文章来源:

工艺

立即在线咨询 关闭